1. <noframes id="me57h4">
    •  
      中文版
      公 司 簡 介
      産 品 展 示
      公 司 新 聞
      集 團 榮 譽
      雅 琪 獲 獎
      集 團 文 化
      人 才 招 聘
      留 言 板
      聯 系 我 們
      總 裁 篇
      社 會 功 績
      總 裁 花 絮
      哲 理 歌 曲
      哲 學 篇
        2020年01月24日
        法律判決書  





      廣 東 省 開 平 市 人 民 法 院
      民 事 判 決 書

      原 告:開平市雅琪塑膠機械模具廠(下稱“雅琪廠”)。住所地:開平市赤坎鎮五龍工業區。

      法定代表人:鄧潮聰,男,該廠經理。

      委 托代理人:李民星,男,廣東潭江律師事務所律師。

      委托代理人:張昌仁,男,“雅琪廠”設計部主管。

      被 告:鍾如永,男,26歲,現住東莞常平鎮德港精機有限公司。

      委托代理人:楊健強,男,廣東巨信律師事務所律師。

      委 托代理人:黃勁濤,男,廣東巨信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告:黃睿又雄,男,37歲,香港人,現住東莞常平 鎮通盛冷水機有限公司。

      委托代理人:許炳權,男,廣東巨信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 告:陳伏強,男,44歲,湖南省邵陽人,現在押開平市看守所。

      委托代理人:鄧嶽倫,江門市法律援助中心律師。

         原告“雅琪廠”訴被告鍾如永、黃睿又雄、陳伏強商業秘密侵權糾紛一案,本院受理後,依法組成合議庭,不公開開庭審理。本案開庭時,原告的法定代表人鄧潮 聰及其委托代理人李民星;被告鍾如永的委托代理人黃勁濤;被告陳伏強及其委托代理人鄧嶽倫依法出庭參加訴訟。原告的委托代理人張昌仁;被告黃睿又雄及其委 托代理人許炳權;被告鍾如永及委托代理人楊健強沒有到庭參加訴訟,本案現已審理終結。

          原 告“雅琪廠”訴稱:“被告鍾如永原受聘于雅琪集團公司(深圳)當産品推銷員,後調到“雅琪廠”(開平)繼續任推銷員,他憑借對“雅琪廠”産品吹瓶機的市場 較爲熟悉和所掌握的客戶,萌發與他人合作生産吹瓶機的念頭。1999年9月,被告鍾如永向被告黃睿又雄提供一份《關于塑料中空成型機塑料制造、塑料中空生産建議書》,提出分工合作生産吹瓶機,並特別推薦了“雅琪廠”産品,指出“廣東省內做吹瓶機廠商,質量能過關的只有雅琪廠”。被告鍾與黃經多次協商後,決定成立德港精機有限公司合作制造吹瓶機,由被告黃睿又雄提供廠房和大部分資金,占股份六成,被告鍾如永負責收集生産所需的技術資料和提供小部分資金,占股份四成。被告鍾如永爲獲得原告的生産技術,于2000年2月28日與被告陳伏強簽訂《協議》,約定由被告陳提供6款吹瓶機,被告鍾支付費用90000元。 被告陳按照原告的吹瓶機圖紙繪制了兩套圖紙交給被告鍾後,鍾利用在原告處收集的配料單進行原材料和零配件的采購,按圖制造出吹瓶機兩台。被告陳伏強的行爲侵犯了原告的商業秘密。而被告鍾如永、黃睿又雄,明知原告是生産吹瓶機專業廠家,但爲取得該廠産品設備的技術秘密,私下找到該廠掌握此項秘密的陳伏強,要求提供有關技術,並在取得原告的圖紙、技術後,制造了2台吹瓶機。同時還抄襲和複制原告的宣傳廣告,准備進行銷售,其行爲也侵犯了原告的商業秘密。因此, 三被告的行爲侵犯了原告的商業秘密,現向法院提起訴訟,請求判令三被告停止侵權行爲,消除因侵權所造成的影響,賠禮道歉;追繳、銷毀三被告已制成的2台吹 瓶機;要求三被告賠償損失50萬元。

         被告鍾如永答辯稱:本人購買被告陳伏強個人利用業余時間設計的吹瓶機的機械部分圖紙,並簽訂《協議》的行爲,與原告沒有任何關系。本人提出的設計要求, 是以美、德、法、意等國吹瓶機廠家的主要技術資料爲設計前提,且本人所制造出來的吹瓶機的尺寸、外形、電器、液壓和速度及傳動部分、氣動部分,都與原告的 産品不一樣。加之原告的産品沒有什麽專利可言,故不構成商業秘密侵權請求法院依照事實依法判決。被告黃睿又雄辯稱:本人與鍾如永合作制造吹瓶機,大部份機械技術資料由鍾負責,技術資料及圖紙來源本人從不過問,直到停産時,亦未生産出一台合格的機器,至于陳伏強這個人,從未聽說過,請求依照事實判決。被告陳伏強辯稱:企業按圖紙把産品制成並推向市場實際上已經把自己的産品圖紙“秘密”公布于世,企業要保護自己的産品權益不受侵犯,主要通過申請專利來加以保護。從廠的圖紙管理情況來看,資料櫃從來沒有交待專人保管並鎖好,平時對員工沒有保密方面的約束要求,和簽訂保密協議,除了裝配圖外,一般零件圖都可以不經請示直接發給員工。本人爲鍾如永繪制兩款機型的圖紙,主要是根據自己的想法和經驗重新設計的,在主要技術參數,外型結構、尺寸設計上都有較大的更新,但在某些部件的設計環節上參考了廠的部份圖紙,這是一種不道德的行爲,但沒有給廠造成直接的嚴重後果。請求原告寬恕和原諒,請求法院酌情處理。

          經審理查明:雅琪集團于1974年創建于香港,先後在深圳市和廣東開平市投資設立福永星航塑膠制品廠和開平“雅琪廠”。1974年雅琪集團成功研制生産出第一台全自動塑料吹瓶機,其産品設計先進,操作簡便,1981年首次榮獲香港中華廠商會頒發的“新産品優異獎”。1987年榮獲香港新産品獎及全場大獎工商司獎。其現有吹瓶機技術,是經過二十多年不斷摸索改造,研究設計而形成的自己的技術,此技術獲得多項産品質量殊榮。因而能帶來較好的經濟效益並具有實用性。原告“雅琪廠”是由香港雅琪集團投資的,于1998年12月10日在開平市工商行政管理部門登記注冊設立的獨資企業,同樣是生産經營香港雅琪集團的吹瓶機産品。爲了健全産品資料的保密制度,“雅琪廠”于1999年8月10日制訂了《開平雅琪塑膠機械模具廠員工工作責任制》規定:“不得把本廠內部情況、營業狀況、客戶名單、技術資料等一切有關本廠的商業秘密泄露給任何人。下班離開工作崗位時,必須把有關技術資料、電腦軟件、圖紙文件收藏好,不得攜帶離開本廠”。並設定專門的辦公室和文件櫃,規定包括被告陳伏強在內的3名技術員保管使用圖紙和嚴格的門衛檢查制度。被告鍾如永于1998年10月在深圳福永星航塑膠制品廠任推銷員。1999年8月調入原告“雅琪廠”繼續任産品推銷員,于1999年9月向被告黃睿?又雄提供《關于塑料中空成型機塑料制造、塑料中空生産建議書》提出分工合作吹瓶機,及對産品進行可行性預測,並向黃睿又雄推薦了“雅琪廠”的産品,指出“廣東省內做吹瓶機的廠商,質量能過關的只有雅琪廠”。雙方經多次協商後,成立德港機械有限公司分工合作制造吹瓶機,2000年3月正式開始加工。由被告黃睿又雄提供廠房和出資大部分資金,被告鍾如永負責收集生産所需的技術資料和出資小部分資金。被告鍾如永爲了獲得原告的生産技術,于2000年2月28日與被告陳伏強簽訂《協議》約定:被告陳伏強提供6款吹瓶機,被告鍾如永付費用90000元。此後,被告陳伏強按照原告的吹瓶機圖紙,僅對某些零件的尺寸稍作改動,先繪制了一批○45、○70兩款機型的吹瓶機圖紙,交給被告鍾如永得報酬18000元。被告鍾如永得到圖紙後按照自己在原告處工作時所搜集的配料單進行原材料和零配件采購,按圖制造出2台吹瓶機,其産品外形與原告的産品外形相似,工作原理和結構特點相同,但未出售使用。同時被告鍾如永還抄襲和複制了原告的宣傳廣告。在訴訟中原告提出放棄賠償損失50萬元的訴訟請求的申請。

          在訴訟中,本院委托江門市技術監督局對原告和被告陳伏強繪制的○45、○70兩種型號的吹瓶機機械部分的主要圖紙進行鑒別,其結論是:“通過對兩份圖紙進行比較鑒別,可以確定兩者生産的吹瓶機其外型相似,工作原理、結構特點相同,某些尺寸有所改動,即一份圖紙是在另一份圖紙的基礎上進行改動”。

          另查明:被告鍾如永在第一台機造出來後曾向王柱錦(另案處理)推銷,王得知被告鍾制造機器所需的圖紙是由被告陳伏強提供的,于是通過原告雅琪廠的職員鄧×玲的牽線認識陳,向其提出付報酬獲取雅琪廠吹瓶機圖紙的要求,陳答應王的要求,王將50000元以陳的名義存入開平市中行儲蓄專櫃。陳得到存折後利用下班後辦公室無人之機,多次將該廠○45、○70、○150等吹機圖紙拿出交鄧複印後,由鄧交給王柱錦。陳在此案中構成公司人員受賄罪,于2000年12月20日被江門市中級人民法院判處有期徒刑一年。

          本院認爲:商業秘密,是指不爲公衆所知悉、能爲權利人帶來經濟利益、具有實用性並經權利人采取保密措施的技術和經營信息。首先,原、被告爭訟的○45、○70型吹瓶機技術及圖紙,是原告經過二十多年不斷摸索,投入大量人力物力對産品液壓系統、氣動、變頻器控制,螺杆速度等系統及技術參數等方面不斷進行技術改造所形成,是原告自己的勞動結晶,他人是不能從公開渠道獲取,不爲公衆所知悉的商業秘密;其次,由于技術不斷改進,吹瓶機的質量大大提高,具有競爭優勢,所有權人因此獲取到很大的經濟收益和多項榮譽;再次,原告對吹瓶機的機械圖紙設有專門辦公室和文件櫃保管,規定包括陳在內的3名技術員及工程師負責保管使用,並訂有“員工工作責任制”,應視爲采取了適當的保密措施。可見,原告的吹瓶機技術及圖紙,符合商業秘密構成的三個條件,屬于商業秘密。被告陳伏強在受聘于原告處工作期間,利用職務上的便利,按照原告○70、○45的吹瓶機圖紙,對某些零件的尺寸稍作改動,繪制了一批○70、○45的吹瓶機圖紙交由被告鍾如永組織生産,其産品外形與原告的産品相似,工作原理,結構特點相同。江門市技術監督局的鑒定結論足以認定這一事實。綜上所述,被告陳伏強的行爲已侵犯了原告的商業秘密,而被告鍾如永、黃睿又雄明知被告陳所提供的技術信息圖紙是原告的商業秘密而故意獲取和使用。且被告鍾如永爲便于今後銷售産品,還抄襲和複制了原告的宣傳廣告,被告鍾、黃的行爲也侵犯了原告的商業秘密,三被告的行爲已構成侵犯原告商業秘密的不正當競爭行爲。原告要求三被告共同停止侵權,消除影響,賠禮道歉,追繳和銷毀已制成的2台吹瓶機,理由充分,應予支持。原告在訴訟中提出放棄賠償損失50萬元的訴訟請求,沒違反法律規定,本院予以准許。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通則》第134條第一款第(一)、(九)、(十)項和《中華人民共和國反不正當競爭法》第十條第一款第(三)項及第二款規定判決如下:

      一、被告鍾如永、陳伏強、黃睿又雄立即停止使用屬原告“雅琪廠”所擁有的○45、○70型號的吹瓶機技術秘密進行吹瓶機的生産和銷售。

      二、被告鍾如永、陳伏強、黃睿又雄應在本判決發生法律效力後十天內向原告“雅琪廠”登報賠禮道歉(限在《南方日報》,登報內容需經本院審查)。

      三、被告鍾如永、陳伏強、黃睿又雄要消除因侵權所造成的影響和承擔對吹瓶機這一技術信息的保密義務,不得擅自擴大知悉範圍。

      四、追繳和銷毀被告已制成的○45、○70型號的2台吹瓶機及圖紙。

          本案的受理費100元,圖紙鑒定費5000元共5100元由三被告共同承擔,各分擔1700元。上述款項原告已預交,三被告應于本判決發生法律效力之日起十日內迳付該款給原告,本院不再另作收退。

          如不服本判決,可在本判決之日起十五日內向本院遞交上訴狀,並按對方當事人的人數提出副本,上訴于廣東省江門市中級人民法院。

       

       

      審 判 長:溫潔莺

      審 判 員:吳巨喜

      審 判 員:邝錦球

      二○○一年三月十五日

      書 記 員:周錦波

      廣東省江門市中級人民法院

       

      2001)江中法民終字第214

          上訴人(原審被告)鍾如永,男,19751023日出生,廣東省廉江縣人,住東莞常平鎮德港精機有限公司。

          委托代理人楊健強,廣東巨信律師事務所律師。

          上訴人(原審被告)黃雄,男,1963117日出生,香港人[身份證:H111740A],住東莞常平鎮通冷水機有限公司。

          委托代理人許炳權,廣東巨信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上訴人(原審原告)開平市雅琪塑膠機械模具廠(以下簡稱雅琪廠),住所地:開平市赤坎鎮五龍工業區。

          法定代表人鄧潮聰,該廠總經理。

          委托代理人賀國帥,廣東風采新紀元律師事務所律師。

          委托代理人李民星,廣東潭江律師事務所律師。

          原審被告陳伏強,男,1956615日出生。湖南省邵陽人,現在押于開平市看守所。

          上訴人鍾如永、黃雄因商業秘密侵權糾紛一案,不服開平市人民法院(2000)開法民初字第894號民事判決,向本院提出上訴。本院依法組成合議庭審理了本案。現已審理終結。

          本院查明:雅琪集團于1974年創建于香港並生産出第一台全自動塑料吹瓶機,在1981年榮獲香港中華廠商會頒發“新産品優異獎”,1987年榮獲香港新産品獎及全場大獎工商司獎。1998年雅琪集團在開平市獨資設立雅琪廠,專業生産塑膠機械、塑膠模具等産品,並且有較好的經濟效益。正如鍾如永與黃雄合作生産吹瓶機進行可行性預測報告中敘明:“開平雅琪廠與深圳星航塑料廠均是香港雅琪的附屬公司,自制吹瓶機40多台,年産值5000多萬港元,廣東省內做吹瓶機的廠商,質量能過關的只有雅琪廠”。

          1999810日,雅琪廠爲了健全産品資料的保密制度,制訂了《開平市雅琪塑膠機械模具廠員工工作責任制》,此廠規明確:不得把本廠內部情況、營業狀況、客戶名單、技術資料等一切有關本廠的商業秘密泄露給任何人。下班離開工作崗位時,必須把有關技術資料、電腦軟件、圖紙文件收藏好,不得攜帶離開本廠。並設定專門的辦公室及文件櫃,規定包括陳伏強在內的3名技術員保密使用圖紙和嚴格的門衛檢查制度。

          19998月,鍾如永、陳伏強同時從深圳永星航塑膠制品廠調入雅琪廠,鍾如永繼續任産品推銷員,掌握雅琪廠經營信息及運作,陳伏強繼續任技術員,掌握雅琪廠技術資料。同年9月,黃雄欲經營吹瓶機,而與鍾如永聯系,鍾如永向黃雄提供了一份《關于塑料中空成型機塑料制造、塑料中空生産建議書》,詳細分析了生産吹瓶機及其制成品的前景、市場行情、經營運作等,並提出與黃雄合作吹瓶機。後經多次協商,由黃雄提供廠房和大部分資金,鍾如永負責收集生産所需的技術資料和小部分資金,成立德港機械有限公司。鍾如永爲了獲得生産技術,于2000228日與陳伏強簽訂《協議》,約定:陳伏強提供6款吹瓶機圖紙,鍾如永付費用9萬元,最遲在200010月完成。陳伏強參照雅琪廠吹瓶機設計,繪制了φ45、φ70兩款吹瓶機型圖紙,交付鍾如永並獲得1.8萬元報酬。鍾如永按照在雅琪廠工作時搜集的配料單進行原材料和零配件采購,制造了2台吹瓶機,但未出售及使用。鍾如永在第一台吹瓶機制造出來後,曾向王柱錦推銷,王得知鍾制造出來的吹瓶機所需圖紙是陳伏強提供,于是通過雅琪廠職員鄧×玲的牽線認識陳,向其提出付報酬獲取雅琪廠吹瓶機圖紙的要求,陳答應王的要求,王將5萬元以陳的名義存入開平市中行儲蓄專櫃,陳得到存折後利用下班後乘辦公室無人之機,多次將該廠φ45、φ70、φ105等吹瓶機圖紙拿出交鄧複印,由鄧交給王柱錦。陳在此案中構成公司人員受賄罪,于20001220日被本院判處有期徒刑一年。

          原審法院受理雅琪廠訴鍾如永、黃雄、陳伏強商業秘密侵權糾紛一案後,委托江門市技術監督局對雅琪廠、陳伏強繪制的φ45、φ70兩種型號的吹瓶機圖紙進行鑒別,結論是:“通過對兩圖紙進行比較鑒別,可以確定兩者生産的吹瓶機其外型相似,工作原理、結構特點相同,某些尺寸有所改動,即一份圖紙是在另一份圖紙的基礎上進行改動”。

          案經原審法院審理認爲:雅琪廠的φ45、φ70型吹瓶機技術及圖紙,是雅琪廠經20多年不斷摸索,進行技術改造形成的,由于技術的改進,使吹瓶機質量大大提高,在市場競爭中具有優勢,能給雅琪廠獲得很大的經濟利益,雅琪廠對吹瓶機圖紙設有專門辦公室和文件櫃保管,且規定包括陳伏強在內的3名技術人員負責保管使用,並訂有員工工作責任制,即已采取適當的保密措施。可見雅琪廠φ45、φ70吹瓶機圖紙屬于商業秘密,陳伏強、鍾如永在受聘于雅琪廠工作期間,鍾如永以利誘陳伏強的不正當手段;由陳伏強利用職務上便利,按照雅琪廠φ45、φ70吹瓶機圖紙,對某些零件尺寸稍作改動,繪制了上述二種型號圖紙交給鍾如永、黃雄參與使用了上述圖紙,並制造了2台吹瓶機,鍾、黃、陳三人的行爲共同侵犯了雅琪廠的商業秘密,違反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反不正當競爭法》的有關規定,雅琪廠訴請三被告停止侵權、消除影響、賠禮道歉、追繳和銷毀已制成的2台吹瓶機,理由充分,應予支持。依《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通則》第一百三十四條第一款第(一)、(九)、(十)項、《中華人民共和國反不正當競爭法》第十條第一款第(三)項及第二款的規定,判決:(一)、鍾如永、陳伏強、黃雄三被告立即停止使用屬雅琪廠擁有的φ45、φ70型號的吹瓶機技術秘密進行吹瓶機的生産和銷售。(二)、三被告應于判決生效十天內向雅琪廠登報賠禮道歉(即在《南方日報》,登報內容需經原審法院審查)。(三)、三被告要消除因侵權所造成的影響和承擔對吹瓶機這一技術信息的保密義務,不得擅自擴大知悉範圍。(四)、追繳和銷毀被告已制成的φ45、φ70型號的2台吹瓶機及圖紙。受理費100元,鑒定費5000元,均由三被告負擔,三人各分擔1700元。

          上訴人鍾如永不服原審判決,向本院上訴稱:①上訴人從未聽說過雅琪廠制訂《開平雅琪塑料模具廠員工工作責任制》此文件,陳伏強也未見過;②上訴人與陳伏強簽訂協議,並不是爲獲得雅琪廠的生産技術,而是陳具有豐富經驗的專業人員;③吹瓶機技術是一項較成熟的技術,生産吹瓶機僅中國不下百家,各廠家都能從公開途徑獲得該技術,雅琪廠吹瓶機技術不屬商業秘密,且吹瓶機各個型號設計大同小異,工作原理、結構特點各國生産的都是基本相同,技監局的鑒別結論說明不了什麽問題。請求二審依法撤銷一審判決,駁回雅琪廠的訴訟請求。

          上訴人黃雄也不服原審判決,向本院上訴稱:上訴人僅投資設立吹瓶廠,由鍾如永負責組織生産,對吹瓶機的圖紙來源、如何生産本人一概不知,原審判決損害了上訴人的利益,請二審依法改判。

          被上訴人雅琪廠口頭答辯認爲原審判決認定事實清楚,處理恰當,請求二審維持原判。

          雙方當事人在二審時無提供新的證據。

          根據上述當事人確認的證據、事實及對當事人爭議的證據的認證,本院因此確認了本院以上查明的事實。

          本院認爲:被上訴人雅琪廠的φ45、φ70型號吹瓶機技術及圖紙,經過雅琪集團二十多年摸索、改造,形成自己的技術,此技術獲得多項産品質量殊榮,具有競爭優勢,雅琪廠爲此對吹瓶機的圖紙設專門辦公室和文件櫃保管,規定包括陳伏強在內的3名技術員負責保管使用,訂有員工工作責任制,已采取了適當的保密措施。故雅琪廠的上述技術及圖紙是不能從公開渠道獲取,不爲公衆所知悉的,能爲雅琪廠帶來經濟利益,且經雅琪廠采取保密措施的技術信息。

          陳伏強、鍾如永在受聘于雅琪廠工作期間,鍾如永爲與黃雄合作生産吹瓶機,與陳伏強簽訂協議,利誘陳伏強取得雅琪廠吹瓶機的生産技術,陳伏強則利用職務上的便利,按照雅琪廠φ45、φ70的吹瓶機圖紙,對某些零件尺寸稍作改動,繪制了一批φ45、φ70的吹瓶機圖紙交給鍾如永,由鍾如永與黃雄合作組織生産了2台外型相似,工作原理、結構特點相同,某些尺寸有所改動的吹瓶機。故此,陳伏強違反雅琪廠有關保守商業秘密的要求,披露和允許他人使用雅琪廠所掌握的商業秘密;鍾如永以利誘方式獲取雅琪廠的商業秘密,且與黃雄合作生産,共同使用了鍾如永用不正當手段獲取的雅琪廠的商業秘密。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反不正當競爭法》第十條第一款第(一)、(二)、(三)項及第二款的規定,陳伏強、鍾如永明知道上述行爲違法,黃雄也應當知道其上述行爲違法,仍獲取、使用和披露雅琪廠的商業秘密,已構成共同侵權行爲。原審法院判決鍾如永、陳伏強、黃雄三人應共同停止侵權,消除影響、賠禮道歉,及追繳和銷毀已制成的2台吹瓶機,是恰當的,本院予以維持。上訴人鍾如永、黃雄認爲原審法院判決認定事實不清,證據不充分,本院予以駁回。

          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五十三條第一款第(一)項的規定,判決如下:

          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本案二審案件受理費100元,由上訴人鍾如永、黃雄共同負擔。

          本判決爲終審判決。

       

       

       

       

       

      審判長李均成

      審判員黎娅

      代理審判員曾德軍

      二○○一年九月七日

      書記員梁翠明